足球彩票4场进球开奖

今天是:

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化旅游 > 正文

漢字解史心得三則

發布時間:2019-02-11  |   來源:宣恩新聞網   |   作者:田長英  | 閱讀:

記者 田長英

目前,史學界認識漢文化歷史的手段和依據主要有考古發掘和解讀古文甲骨文等。考古發掘的工地因為在地下,不能人為造假,因此真實可信。古文獻因時代早,所以可信度高。甲骨文既是文獻又是文物,成因是天人溝通所需,其在史學界的地位無需庸言。

在此基礎上,人們認識歷史還有多種途徑,解讀漢字(現代漢語、白話)為其中之一。眾所周知,漢文化是一脈相承,漢字的形成是大浪淘沙的結果——和人一樣,每個漢字都有來源。依據這個特征,我們也可以根據漢字來解讀歷史。

盤古開天地不是神話。人類目之所及,天際線和地平線是一條線,在遠古的祖先眼里,天地混元如雞蛋。盤古認識到:天是天、地是地,并且用一橫表示天、兩橫表示地,于是,天地由混元變得天清地明。

我們注意到,盤古開天地用的是斧子。在土家話中,“斧子”叫“開山子”——開,開天辟地的開;山,山河的山;子是敬稱。在土家話中,天氣由陰、雨轉晴,叫“開天”。

“容易”的初始意義不是簡單可行,是名詞《容易》。張良皋教授在《巴國別史》第一章第十節:庸的文明大國地位(31頁)中寫到,“庸國的稱號,透露的歷史信息比我們敢于承認的要多。這個國家源于祝融,又稱祝庸、祝誦、祝頌、祝龢,庸、誦、頌三個字通‘容’……惟獨‘庸’字,始終保持‘yong’音,所以指認庸國,比較確定,值得通用。”

在土家話中:庸人,說的“yong”人;容易,說的“yong”易;通融,說的通“yong”。庸、容、融三個字的讀音不是相通,而是相同。

張良皋教授指出,鶴峰容美土司的“容美”兩個字源自“庸”和“羋”(也許是“容”“麋”)。庸國的首邑在今湖北竹山縣(竹山的竹和祝融的祝是一個讀音);供玄武、興道教的,被稱為“太岳”的武當山,為庸國的“座山”。在容美土司墓中,出土了《河圖洛書》磚,為國家一級文物,有學者指出,“其排列組合方式與常見的八卦有較大差異,其卦序方位更接近帛書《周易》。”

“容易”一詞,既和“為什么是買‘東西’而不是買‘南北’”一樣有說法,又和“姑娘——‘女’在‘古’時候寫作‘娘’”一樣直白。諸多證據和事像表明,“容易”最初不是形容詞,是名詞,與《周易》一樣,都歸于《易經》。根據《巴國別史》的巴文化為“前驅文化”的觀點,“容易”這個詞有“簡單”等含義的特點,《容易》應該早于《周易》。

易經有三,還有一易可能是《簡易》。簡狄,上古時代傳說中商始祖契之母,“性好人事之治,上知天文,樂于施惠。”

你也許對庸國的高度文明感到詫異,那么,再指認一個成語:附庸風雅。庸是庸國的庸,“風”是《詩經》中風雅頌的“風”、“雅”是風雅頌的“雅”。前文說了,張良皋教授考證出“頌”通“容”。

張良皋教授在《巴史別觀》中,用《詩經》的編次、季札觀禮的節目單、季札評語發微三節9個頁碼來論述《詩經》中詩的來源,“全部十五國風其實都非華夏之聲,包括被季札指認為‘夏聲’的《秦風》實際也來自巴域”(17頁)。轉述終歸有偏頗,從略。小白以字、以話證史解史,只不過是驗證教授學說后有“所得”,感受深切,受益無限。


責任編輯:田長英   

閱讀推薦

看宣恩新聞,關注宣恩微信二維碼

關注宣恩新浪微博二維碼

足球彩票4场进球开奖